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s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changcheng
700
60

建立各级民主机制比全国普选领导人更重要

《日本经济新闻》《万维读者网》 12/3/2012

《日本经济新闻》12月3日发表村山宏的文章,题目是:“中国人不知道 其实民主很无聊”。 文章说,中国迎来了新一届领导层,民众对新领导人的期待也在增高。人们期望新领导人能惩处腐败的官员,打击特权阶级,提高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改革派认为为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推进“政治改革”和“民主化”。日媒称,天天叫嚷着要民主的部分中国人不知道,其实民主很无聊。

《日本经济新闻》12月3日发表村山宏的文章称,中国迎来了新一届领导层。民众对新领导人的期待也在增高。人们期望新领导人能惩处腐败的官员,打击特权阶级,提高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改革派认为为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推进“政治改革”和“民主化”。甚至有激进的人士主张当务之急是推进实现“选举”、“保障言论自由”和 “保障人权”这三大任务的改革。笔者并不反对这些看法。不过笔者认为仅仅推进重大的政治改革未必能实现真正的民主。正如习主席所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果然出现了这种局面”,看到最近的埃及局势,笔者禁不住产生了这样的感想。在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民主化运动的推动下,多年来掌握埃及权力的穆巴拉克于去年崩溃。今年埃及实行了普通民众进行投票的选举,最终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当选总统。表面上看,穆尔西总统将削弱不愿放弃权力的军方势力,推进民主化。但是,为了巩固权力基础,穆尔西总统竟然要颁布旨在加强总统权限的宪法。民众认为此举是在恢复独裁,因此举行了反对穆尔西总统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埃及距离真正的民主化似乎仍然任重而道远。

  话题回到中国。在中国各地,地方官员在工程项目上的贪污问题正引发关注。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在不断征用普通居民的住房,然后利用得到的土地建造新的住房和道路。利用这些住房和道路,不少地方领导赚到了大量金钱,但被迫放弃自己住房的民众却只能得到很少的补偿。愤怒的民众会选择与地方政府进行对抗。这样的骚乱在中国各地时有发生。很多人认为要防止这种事态的发生,“民主化”是必不可少的。

  那么,如果通过选举来选村长和市长,政治家的贪污是否会根除?如果言论自由得到保障的媒体监督政治家,腐败是否会销声匿迹?如果对国有企业进行民营化改革,特权人群是否会消失不见?

  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即便在民主主义国家美国和日本,政治家的贪污和企业经营者的恶行也是每天都在发生。要消除腐败和社会弊端,仅仅依靠选举和言论自由是远远不够的。为了消除产生社会弊端的土壤,必须始终坚持“民主程序”。

  什么是“民主程序”?下面以地方政府的开发项目为例做个具体说明。地方政府最初必须做的事情是举行会议向民众说明项目的情况。政府有必要向民众讲清推进开发项目需要花费多少资金、将来能够获得多大收益。此外,还必须详细说明项目对环境产生的影响等问题。在会议上,民众可能会提出各种意见,而且可能分为赞成派和反对派,结果让讨论无法迅速统一。

  有时还必须事先确定讨论的时间是1年还是2年,必须确定最终如何汇总大家的意见。是半数以上民众赞成即可?还是需要3分之2以上民众赞成?在评估迁走的居民应该获得的补偿金额时,还需要保证公平性,也就是说应该由专业的房地产评估人士等来评估居民住房的价格,建立合理的机制,支付合理的拆迁补偿。即便如此,也应该允许心存不满的民众在咨询律师等人士后与政府进行交涉。

  在开发项目实际启动后,则需要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组织来监督项目的进展情况。此外,还必须有专门的会计师等人士来检查政府使用的资金和工程现场,调查是否存在舞弊行为和浪费。同时还应该建立一种机制,如果发现存在舞弊行为,必须暂停或改变项目建设。在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对立非常严重、无法调和时,需要交由法院作出裁决。民众组成原告团,被告政府和原告团双方的律师在法庭上激烈交锋,并最终得出结论。

  如果国有企业的民营化改革坚持“民主程序”,舞弊行为将得到遏制。在一段时间内,曾有企业经营者和官员借民营化之名违法低价获取国有资产,进而大赚特赚,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严重问题。为了消除这一问题,仍然必须由会计师合理估算企业的资产,然后给出能让任何人都认可的价格。此外,还需要监督这种评估的独立组织。如果是有限责任企业,则需要召开股东大会,向股东说明情况并征得股东的赞成。同时,还需要建立专门查处与企业和金融有关的舞弊行为的司法机构。

  为了防止腐败、缓解民众的不满,需要建立详尽的机制、规则和程序,而且需要培养执行这些原则的大量专业人士。这样麻烦的事情必须在中国的农村地区和很小的地方城市实施。在完善对话机制和相关法规的同时,还必须培养律师、会计师、房地产评估师、法官以及熟悉法律的行政官员。如果没有这种脚踏实地的努力,“民主主义”就无法发挥作用,也难以消除腐败。

  提到民主,可能有人马上就会亢奋地高喊“改革”,但真正的民主则是乏味的程序的累积。提到根据民众意愿做决策,这听起来非常美好,但关键问题是民主主义指的是多数派和少数派在什么地方作出妥协。可以说所谓的民主主义就是为达到彼此妥协不惜花费大量时间进行沟通,并按照法律来促成妥协。

  要实现民主,既不需要英雄,也不需要戏剧性。相反,民主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而且效率非常低下。经济快速发展可能就此一去不返。但是,欧美和日本仍然选择了民主主义,因为这些国家相信民主主义从长期来看能够防止社会弊端,符合社会整体利益。

  上面阐述的对话机制的构建、相关法规的完善和专业人士的培养等等,都是今日的中国可以做的事情。笔者认为,通过不断推进这样的小改革,有朝一日就能进行重大的改革。相反,如果不推进小改革,不在社会基础层面建立民主机制,即使实行选举,民主主义也难以发挥作用。在本文开头提到的埃及,政治持续陷入混乱的原因在于民主机制尚未在整个社会扎根。

  更为严峻的案例或许是位于中国北方的那个“巨大国家”。20多年前,该国的独裁政权崩溃,引入了通过选举产生总统的机制,但至今民众仍然不能反对总统。总统亲信经营的国营巨大石油企业垄断了财富,贫富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日渐扩大。而媒体也对总统俯首帖耳。这是因为该国虽然实行了选举制度等重大改革,但却忽略了自治机制、企业民营化以及司法制度等小改革。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10/27/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