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cheng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哈佛教授:中国当然能领导世界

《万维读者网》 06/29/2014

1

  结束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场官方仪式后,人民解放军的一支仪仗队沿着天安门广场的西边行进。  
Rolex Dela Pena/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在《中国能领导世界吗?:抵达权力和增长的极限》(Can China Lead?: Reaching the Limits of Power and Growth)一书中,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柯伟林(William C. Kirby)和F·沃伦·麦克法伦(F. Warren McFarlan)与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的雷影娜(Regina M. Abrami)探讨了中国会不会变成全球头号强国的问题。他们的结论是:不一定。他们写道,尽管中国有很多值得称道之处,但政治改革的缺失可能最终制约中国。这与相信“中国模式”的人意见相左。那些人认为,正是因为没有政治改革,中国才得以将威权统治和资本主义结合起来,大步向前。前不久到访中国时,柯伟林教授谈到了中国为何曾一度是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中国怎样才有可能重振昔日的辉煌,以及他和该书合著者为何会质疑中国崛起的必然性:

问:中国能领导世界吗?

  答:当然能。中国已经在领导着世界了。世界历史上最源远流长的持续性文明,就发源于中国。中国的道德和政治模式一度定义了文明的含义。200多年前,清帝国统治着这个星球上最强大、最富裕、最成熟的文明国度。当时,中国的经济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也是最自由的经济体之一。全世界最富有的人那时生活在中国。

  和全世界大部分地区比,中国更好地熬过了帝国主义时代。中国最近的增长通常被描述成“崛起”。但它不仅仅是过去35年的结果,而是已经酝酿了一个多世纪。

  然而,随着中国恢复历史上的大国和核心国家地位,出现的一个问题是:其他国家可以借鉴中国当前的政治和经济结构吗?中国能再次在价值观和教育方面树立全球标准,供其他国家效仿吗?在中国政治改革缺席的情况下,我们有自己的怀疑。有许多书假定中国必然会上升至全球领导地位,我们的书不在此列。

  问:能解释一下你说的“领导”是什么意思吗?哪些方面的领导比较重要,为什么?

  答:最近几个世纪,全球领导地位有多种表现形式。我们的意思不是通过军事扩张或政治霸权实现的领导地位——我们也不认为中国会这样。我们指的是在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广泛的强大影响力。从某些方面来衡量,正是这种影响力让20世纪成了“美国世纪”。

  问:你在书中说,中国正在基础设施、创业和教育领域大步前进,但它作为一党制的军事化国家的根本身份让自己受到了削弱。然而,一些中国人认为这是一个优点。对于那些说你的观点实质上是美国的视角,中国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的人,你会作何回答?

  答:确实没错,相比其他制度,中国源于国民党时代的一党制能更好地做一些大事。孙中山建立一个由铁路和公路连接起来的国家,并用恢宏的堤坝驯服江河的梦想,都已被这个不限制自己野心的现代化工程国家实现了。中国新建设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令全世界羡慕。

  然而,这个制度让太多经济领域处在政府的垄断下,并且凌驾于法律和司法体系之上。

  问:你写道,中国正处在一个不容忽视且威胁着它未来的成功的“转折点”上。你能说说这个转折点的重要性吗?

  答:中国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种成功同样不仅是在过去三十年,而是在它长达一个世纪的复苏中取得的。它不仅在1949年“站起来了”,早在1945年日本战败时,中国就“站起来了”,它再次成为一个大国。在经济和军事领域,中国的实力酝酿了一个世纪。近几十年的成功是经济和社会领域开展改革的结果。数亿中国人一得到机会,就让自己脱离了贫困。

  然而,在一个其他领域都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却没有进行持续、系统的政治改革。这个不是中国政治体制对阵“西方”政治体制的问题,中国的政治体制本来就源自西方——人们不要忘记,马克思(Marx)和列宁(Lenin)并不是中国人。这个模仿苏联的体制,执掌着充满活力的经济和社会。

  为什么这一点现在很重要?中国看起来强大、稳定、边境安全。自鸦片战争后,中国在东亚持续时间最长的和平时期蓬勃发展。如今,全世界最富有活力的企业家,有许多来自中国。但中国的执政党表现出了不安的迹象,中国的领导人非常有能力,但他们也必须在一个存在深层次制约的政治文化内行事。

  问:对于教育在过去几十年里得到了极大的加强这个观点,一些人提出了质疑。他们指出了近些年的两个趋势:精英阶层的孩子在读大学时出国,甚至在更早的时候出国,而一些大学绕开高考,直接从中学招录学生。他们认为这么做加剧了教育不平等。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重视学习。因为整个20世纪的教育改革,中国人口的受教育水平较高。如今,在质量和数量上,中国的高等教育体系都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世界名校(哈佛大学、杜克大学[Duke]、斯坦福大学[Stanford]、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以及亚洲和欧洲的诸多院校在中国设立研究和教学中心,其中杜克大学和纽约大学在中国设立了分校。

  出于许多原因,精英家庭越来越多地把孩子送去国外,但中国的大学也再次成为全球学术界的一部分,也吸引了全世界的优秀学生。现在在全世界最好大学的排名中,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常常位列前50。在1949年以前,求知和教学的自由传统让这两所学校表现突出。如果允许它们形成这样的传统,或者说回归这些传统,这两所大学的前途就是不可限量的。一个非常积极的发展是在清华大学设立施瓦茨曼学院(Schwarzman College),这个学院准备将全世界最有前途的人才带到中国。

  的确,尽管中国大学的在校人数大幅增加,但名校中的贫困学生和农村学生的比例却逐年下降。效仿美丽美国(Teach for America)的美丽中国(Teach for China)等非政府组织尝试解决这个问题。目前,和美国一样,中国精英高等教育的主要受益者依然是那些受教育程度本来就高,人脉本来就好的人。

  问:如果下注的话,你觉得中国未来会是什么走向?中国会在一些年后超过西方吗?

  答:我非常看好中国。我对“西方”倒没这么确定。就像身在这个国家的我们往往会把中国看得太简单一样,中国人可能也会把“西方”多种多样的政治和社会当做一个单一的实体。我不是这样。

  我们在书中预言,2034年的中国在经济和文化上都将更上一层楼,军力更强大,政治集权程度减轻。如果中国能走到那一阶段而不出现政治崩盘,中国和东亚其他地区都将繁荣发展。

  领导地位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时下,美国在国内外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正如我们所说的,中国也同样面临着许多挑战,主要是在国内。如果这两个国家要在21世纪帮助引领全世界,当然这也是它们必须要做的,那么还有大量工作尚需完成。但如果21世纪将是“中国世纪”,那么它不会是第一个中国世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作者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陈亦亭

tiantanshanghai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6/30/2014 |
©2008-2014 OURENGLISH,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